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鞋服类商品涨价谁来买单

2018-10-28 12:06:49

鞋服类商品涨价,谁来买单?

中国鞋9月4日讯,现在无疑是买家的时代,这限制了全球经济复苏的速度。美国洛杉矶牛仔裤品牌Bishop of Seventh的首席执行官兼创意总监Chachi Prasad称,任何形式的涨价都会刺激顾客选择其他品牌,“现在已经没有所谓忠诚于某个品牌的说法,消费者会算尽每一分每一毫。” 问题的关键在于:究竟厂家和零售商们在这种成本压力下能坚持多久不涨价。如果涨价,又会吓跑多少对价格敏感的消费者? 涨价压力已经蔓延至整个时尚界。成本上升出现在生产链中的几乎每一个环节,而这个趋势丝毫没有减退的迹象。从经济不景气导致的零售商存货量减少,到原材料例如纱线、纤维和纺织物等的成本上升,还有中国和孟加拉等作为主要生产地的劳动力的升值,是军事备用船的数量增加使得运船数目减少,船运价格上涨和运输时间的延长。费用的增加无处不在,但替代品的采用也往往不尽人意。尽管空运可以加快运输速度,但会继续加重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而把目前在中国沿海的生产线转移到中国内陆地区甚至中国境外,又会为产品的质量和运输速度带来太多未知因素。 运费、原材料、劳动成本纷纷涨价 LF USA是利丰有限公司(Li & Fung Limited)旗下子公司,公司总裁Rich Darling,认为,“目前成本持续上升的趋势应该会在2011年开始稳定下来。但从现在到那天到来之前,价格将会继续波动。不幸的是这次成本上涨来得不是时候,现在的消费者不会轻易接受涨价。” HMS Productions Inc.的首席执行官Spenser Alpern补充道,“今年货运费用涨了大概300%,原材料价格上升了10%-20%,劳动成本也比往年高了10%-15%,再加上预计今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会继续下跌大概3%。所有这些因素加起来会使总体成本攀升%。在经济没有完全复苏的环境下,消费动力不足,现在不是加价的时候。另一方面,如果要从其他环节下手,包括在设计上去缩减开支是不明智的。” 作为众多产品的主要生产地,中国经济的超速发展,使劳动力成本也迅速提高。以寻求更低的劳动力成本,业界正设法把生产线从交通方便设备完善的中国沿海地区往内陆地区甚至往中国境外迁移。Darling指出,为了降低生产成本,印度尼西亚这类地区被看作是“重点市场”,而孟加拉仍然“竞争力十足”,尽管近来当地工人要求加薪进行了罢工,那里的劳动力成本还是比中国沿海地区便宜。Jones Apparel Group Inc(Jone)的首席执行官Wesley Card透露,目前Jones已经把部分生产线转移到越南和孟加拉了,但是针织品和鞋类仍然主要在中国生产。 原料价格不稳定是个大问题。棉花(18125,385.00,2.17%)的价格在持续一年上升之后终于到达一个稳定的水平,但是Darling告诫大家还需要留意其他原材料的价格趋势。“上等的皮革价格波动很大,每尺价格猛涨了40%-50%,所以皮具产品例如鞋和皮包产品升价的压力会比服装大。” “越是重材料的产品,越容易受成本上升直接影响。” Jeff Edelman是美国顾问公司RSM McGladrey Inc零售部和消费者产品咨询服务部的主管,他表示“那些掌握着定价权的品牌巨头会得益。例如,重在设计的皮包品牌Coach,有强大品牌影响力的Nike,和产品种类繁多的高级男装品牌Polo Ralph Lauren。” 不同品牌对涨价的应对之策 生产成本上升对价格所造成的影响往往无法准确衡量,不同品牌不同产品间的差异也很大。 男士服饰零售商Jos. A. Bank Clothiers(JOSB)的首席执行官Neal Black称,“虽然把成本上涨的影响推向消费者是我们的一贯作风,但我们也一直在测试消费者对涨价的接受能力。如果新的价格不被接受,我们会想办法寻找一个中间的合适价格。” 他感叹道,“终,价格还是要让消费者接受才行。”对于是否会缩减其他生产经费去维持利润,Black表示他对此没有计划,“只要我们保持产品质量好,价值高,我们就有可能扩大市场占有额从而在目前消费者购买力疲软的环境下保持销售增长。” Larry Fox是加拿大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LLP)属下的零售顾问公司Karabus management的常务董事,他表示,面对着成本的上涨,消费者购买力不足,利润的减少是无可避免的。“零售商们只能用过去他们在自有品牌(private-label)上获得的利润来填补这次的损失”,他指出,“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生产商,都需要为成本的上涨买单,当然生产商们会尽可能地寻找降低成本的方法,但是某程度上来说我不认为他们能完全抵消成本上升带来的影响,还是会传递给消费者。至于那些品牌,他们的服务对象对价格一般都不太敏感,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加价是顺理成章的,早点调整价格更好。” Fox向我们解释,每个公司对名下的各个商标和品牌都订有不同利润范围,在这种特殊的经济情况下大公司可以利用旗下品牌间的利润差来维持整个公司收益。不过这也只能作为一个短期的缓解措施。长远之计还是要寻找一个低费用的供应商。Fox总结,“尽管如此,还是需要时间,要把整个生产线一夜之间搬走是不可能的。” Hampshire Group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Heath Golden对于原料和运费的上升表示,“我们与重要供应商保持长久互相信赖的合作伙伴关系是公司至今还能维持不加价的力量来源和基础。不过无可否认,原材料的价格飙升是让我头疼的一个问题。我们的工厂反映,重要原材料之一的纱线被大量屯货以炒高市场价格。这不仅引起原料价格猛涨,还耽误了生产时间。现在已经有很多迹象显示棉花、丝线和劳动力市场持续不稳定。目前我们在为2011年部署新的资源供应战略。我们与主要的厂家开会商谈过这个问题,我对2011年开始实行一套健全的资源供应战略很有信心。” 据美国华盛顿国家纺织公司(National Spinning Co.)的副总统Bob Miller解释,其中一个导致原材料升价的原因是化学原料的供应不足。丙烯酸纤维的价格几乎上升了60%,纺纱工厂需要寻找新的代替纤维,例如涤纶。Miller透露,“今年对于众多使用人造纤维为原料的生产厂家来说,他们的希望是原料价格能在下半年有所下调。虽然现在就说他们能如愿以偿还言之尚早,但是我对这个很有信心。” 运费成本的上升是个令人头痛的问题。Laurel Berman是洛杉矶时尚品牌Black Halo的创立人和设计者,她透露,“不但纺织工厂拒绝使用船运运送布料,而且零售商们由于存货量减少也要求我们缩短供货周期。”成品产地在美国洛杉矶,而布料等材料的供应地则遍布欧洲各国(包括,德国、意大利、土耳其和法国),光是把布料运送到工厂Berman就要付上昂贵的空运费用。她表示,“这是我在工作上面对的困难,不过我不会改变现在的供货和生产战略,因为这就是Black Halo与众不同之处。” 其实换个角度来看,轻微的涨价也许不是那么糟糕。消费者购买力疲软和沃尔玛效应等因素从1992年就开始影响价格。美国商业部的数据显示,从1992年开始美国消费品的价格就在持续下滑,除了在09年有过两次的轻微的攀升(只有0.6%)。但目前的总体消费品价格水平比起18年前已经大幅度下降了20.4%。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金相切割机
林里天怡
学府上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