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部份协会被指收会费乱作为充当“二政府’角色

2018-11-06 18:23:14
部分协会被指收会费乱作为充当“二政府’角色 原标题:部分协会被指收会费乱作为 充当“二政府’角色 今年11月,济南市28家“瘫痪”协会被撤销;8月,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及5家金店因垄断被罚上千万元;3月,黑龙江省牡丹江机动车驾驶人协会敛财代会员免除扣分被整改…… 建立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体系,社会组织的发育和发展不可或缺。

然而,部分行业协会商会在行动约束、领导能力方面欠缺,“收会费、乱作为、不作为”频发。

该如何管好被誉为“二政府”的行业协会? 行业协会“收会费、乱作为、不作为” 11月,山东省济南市民政局对包括济南市棉纺织行业协会、济南市陶瓷协会在内的28家社会团体做出撤销登记的决定。

据悉,这些协会被撤消的缘由是无活动展开、无固定办公场所、无工作人员管理。

今年8月,因屡次组织商定黄金“协会价”,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和老凤祥等5家金店被罚1059.37万元。

进行资源或价格的操控,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并非家。

8月,国家工商总局发布12起垄断案例中,有9起是行业协会组织达成的垄断协议,占全部案件的3/4。

“协会垄断案”地跨江苏、江西、湖南等8省市,涉及建材、工程检测、二手车、保险、旅游等行业。

黑龙江省牡丹江机动车驾驶人协会被细心人发现,其电话号码与该市公安交警支队咨询服务台的号码一模一样。

据黑龙江省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孙俭太介绍,该协会通过收取会费,不仅为会员交罚款,还能免除扣分。

如此,协会成为相干部门创收的“机器”。

“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社会组织开始承接政府职能的转移,某些行业协会确实充当着‘二政府’角色。

”黑龙江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爱丽说,行业协会已凸显“收会费、乱作为、不作为”现象。

“挂靠制”致“政会不分”“商会不分” 据统计,截至2012年末,我国共有工商服务业类社会团体2.7万个,同比增加约8.6%。

随着商事审批程序大幅简化,行业协会的第三方自律角色愈发重要。

然而行业协会在自身发展中,“政会不分”“商会不分”倾向已存在监管盲点。

上海市海外经济促进会副会长张弢认为,我国长期对社会团体实施主管单位“挂靠制”。

现有协会依然存在地域保护色彩明显、与监管部门人员来源“藕断丝连”的特征。

孙俭太认为,部份协会存在“政会不分”问题,某些协会充当“二政府’角色。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副会长李维翰说,在现有体制下,某些行业协会定位不清晰,本身发展规章不健全,过于依赖政府的支持,目前大多数行业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