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信用评级商评级企业债要剥画皮

2019-07-21 03:49:03 来源: 和平信息港

给信用评级商评级 企业债要剥画皮

经济观察报 所有的企业债评级都是A-1以上,这样的评级有意义吗?在此前的企业债评级市场,所有的企业债发行都由银行做担保,由于银行信用的存在,本来资信有差异的企业所获得的信用等级都是一样的。评级公司作为债券发行市场重要的中介机构之一,一直是处于形同虚设的尴尬地位。这一现状已经严重危及到了债市的健康发展。显然,央行再也不能容忍企业债评级公司的“花瓶”作用。春节后的周,由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组织,银行间债券市场成员对指定的5家企业债评级公司2005年全年的表现进行打分,试图对评级公司建立起约束机制。评级“符号化”一直都是在为别人出具信用评级报告的评级公司正在等待着市场对他们的评价。截止到2月10日上午,共有34家债券市场成员参与了打分,分数由高至低为中诚信80分、联合77分,大公76分、上海远东73分、上海新世纪72分。满分是100分,评分标准包括:对信用风险的揭示是否全面,是否能为市场参与者决策提供参考依据;所评债券的信用等级是否与该债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相匹配;是否根据跟踪评级安排做出跟踪评级报告,并及时公布;在债券发行人出现影响债券偿付或市场价格等重大问题后,是否及时做出反应等。“市场参与者反映,评级公司的公信力不是很强。比如说,尽管采用的是同一标准,但同一家发行企业,两家评级公司就会评出高低完全不同的两个等级来。”人行一位工作人员称。这次选出来被打分的5家评级公司都是短期融资券发行指定的信用评级公司。短期融资券作为信用债券,没有任何担保。按照健全市场的惯例,投资人是否投资,投多少,风险多大基本是以评级报告为依据的。但目前的评级市场存在着一种“怪圈”:如果评得太低,就发不出去,所有的企业评级都是A-1以上。评级结果沦为一个简单的符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央行一直在口头劝说各商业银行不要为企业债发行提供担保。如果仍让银行做担保,债券违约,银行也要一起赔,那么通过发展直接融资将集中于银行的风险转移出去的设想就会大打折扣;如果银行不提供担保,信用债券的好坏,投资者应该信赖评级公司。但评级公司显然并不能取的投资者的信任。央行也不能容忍评级公司的“花瓶”作用。而对评级公司打分只是规范债市的开始。“如果谁相信评级报告并依此做出是否投资的判断,那未免有点太天真了吧,没有人会拿评级报告当回事的。”一位交易员称。央行也是用心良苦,自己一手培育起来的短期融资券市场正在急剧扩张中,它迫切希望信用评级公司可以担负起对市场风险的提示作用。“未来中国金融市场的发展,主要是债券市场的发展,而发展债券市场,评级是很重要的。”一位央行官员在一次研讨会上称。但央行对于评级公司是否能担起重任是有担忧的。“评级机构也有自己的信用记录,目前可以做短期融资券的评级机构一定要珍惜现在的机会,将来一旦因为自己的原因,请你出局,也不要怪别人。”央行征信局局长戴根有在一次关于评级公司会议上的措辞虽然听上去有点刺耳,但的确中肯。在此前的一些内部会议上,央行已经对评级公司的质量做了当面批评,并且当场拿出证据指出,“有的发行人现金流是有些问题的,为什么评级结果没有反映?”等等,据悉现场部分评级公司异常尴尬。“对评级公司的评价只是提前建立起一种约束机制,给评级公司时常敲敲警钟,如果市场反应好,以后会定期对他们打分。”一位央行工作人员透露。发行利率纠错评级在信用评级好坏未拉开档次的情况下,在一级发行市场,承销团成员只好自己评级了。“对于银行来说,投资短期融资券的风险控制就像发放贷款一样,每一步信用审查程序都要重新走一遍。”一位商业银行的债券交易员对本报表示。从去年5月开始发只短期融资券到11月,持续半年的时间,一年期短期融资券一直都维持在2.92%的水平。但随着越来越多非国字头企业开始发券,承销团对那些尽管评级相同,但明显风险不同的企业开始有所分化。去年12月28日广东梅雁企业发行的一年期利率已经达到3.72%。“目前对一些我们认为风险稍高的比如民营企业、边远地区企业,发行利率的限要定到3.8%到3.9%之间。”其实在二级市场,交易员们早就开始用脚投票,表达他们对不同公司的风险认可程度,即使是在一级市场一样的发行利率,在二级市场价格立刻会有差别。央行甚至不惜利用行政力量对一直不合理的价格予以纠正。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向透露,目前承销团定出的发行利率在发行之间要和央行进行沟通,得到他们的认可才可以。在持续了一年多的低利率市场,短期融资券作为收益率的短期品种,一直在市场上供不应求。春节过后,尽管它的发行速度一点也没有减弱,但一些商业银行已经开始谨慎对待。“国字头的公司该发的都已经发过了,像一些乡镇企业,或者是一听名字就不怎么样的公司,我们一般都分销出去。”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主承销商人士称。很久以来,国家信用和银行信用占据了债券市场,事实上,债券是有风险的,而风险应当是由中介机构或者投资人自己承担。“也许在2006年就会出现个违约事件。”一位交易员认为。

白银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
株洲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山东的治疗性病医院
济南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