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男生祭奠地震遇难同学巧遇同桌组图

2019-10-13 05:27:56 来源: 和平信息港

  北川男生祭奠地震遇难同学巧遇同桌(组图)

  “夹缝男孩”廖波 压在废墟下,郑海洋依然乐观。

  昨(2)日,是北川老县城向遇难者亲属开禁的第二天。上午11时许,两名坐在轮椅上的北川学子的到来,震动了所有在北川中学废墟祭奠的人。他们,都是原北川中学高一·二班的学生;他们,曾经是同桌,地震发生后,压在同一堆水泥板下。昨日却是他们获救后次相遇。一个是地震发生后人人尽知的“夹缝男孩”廖波;另一个,是廖波的同学郑海洋。他们回来,是为了祭奠地震中遇难的同学。

  祭奠亲友

  他一直不哭却低头搅动手指

  早上9时30分,中国心志愿者团队总领队高思发推着一辆轮椅,从北川中学出发,缓缓走向北川县城大门。轮椅上,坐着17岁的郑海洋,他的双腿已高位截肢。老县城的大门打开了,值勤的警察帮着高思发将郑海洋接进了大门。

  残疾学子有位神秘资助亾

  这是地震发生后郑海洋次真正回到县城,看望废墟下的舅妈和表妹,看望那些曾经带给自己很多快乐的朋友。

  今年1月1日,中国心志愿者团队前往安昌镇的苑建板房区,高思发次见到了这个双腿截肢的男孩。海洋的父亲,在板房区附近为他找了一处练习行走的地方,每天戴上假肢训练。尽管遭遇灾难,也不知何时能够重返校园,但海洋的微笑和开朗乐观,深深地打动了大家。

  见面当天,海洋进入了中国心志愿者团队寻找到单亲和残疾孩子名单。当晚,团队开始为其联系资助人。昨日,高思发透露,海洋的神秘资助人来自湖南,每月会给海洋寄来300元钱用于他日常生活花费。

  走到县城他不再说话

  初进老县城,海洋有些激动;但越往县城深处走,他的话就越少。当同行的亲人抱头痛哭时,轮椅上的海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渐渐低下了头,眼里泛起泪光,惟一的动作,就是不停地搅动手指。

  海洋的表妹,是北川中学初三的学生,地震后,家里没有人再见过她。海洋的舅妈,本在漩坪开餐馆,地震发生那天,与3个朋友到县城里的菜市买菜,一个也未能生还。

  县城里飘着毛毛雨,轮椅经过的地方留下两道车辙。在太过崎岖之处,高思发和海洋的舅舅一起抬着他慢慢前行。从三倒拐到消失不见的曲山镇,再到茅镇,海洋不时看到升腾的烟雾、翻飞的纸片;不时听到,有人在哭泣,有人在燎人的火光中喃喃自语。

  舅妈遇难的菜市,“9·24”泥石流之后消失无踪,一行人终来到立有“5·12”纪念碑的茅坝初中附近祭奠。纪念碑前,已经堆满了花圈和雏菊。高思发与海洋家的亲人们一起,点蜡焚香,无言地为逝去的亲人和乡亲们祷告。突然间,海洋的二姨、舅舅的女儿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海洋怔住了,他不哭,却低下了头,仍然搅动着手指……

  高思发说,北川政府为清明开禁做了许多工作。当他们离开北川县城时,一辆警车从身边开过,高思发一招手,警车立刻停了下来。看到坐在轮椅上的海洋,警察二话不说,用警车将他们送往北川中学。 早报吴楚瞳

  巧遇同桌

  废墟边重逢 他们相约成都见

  海洋与“夹缝男孩”廖波的不期而遇,不仅让在北川中学废墟前祭奠的人们感动且震动,也让海洋想起来许多与往事,每一个往事,都充满了同学之情,兄弟之情。

  躬下身祭奠遇难同学

  上午11时许,高思发与海洋一行来到北川中学废墟外。轮椅上的海洋,就着废墟外砌起的祭奠台,慢慢将一张一张纸钱分开,躬身放入火焰之中。

  海洋越发地沉默,他说,班里原有60多个同学,如今,只剩下不到20个。这段时间,他老在梦里梦到同学们,有初中的,也有高中的。

  围着北川中学废墟的钢上,挂着许多字条,大多数都制作为心形。四面八方赶来的祭奠者,留下了对遇难者的缅怀和对北川的祝福。一位叫安杨的祭奠者这样写道:“我回来了,真的回来了。你们知道我有多想念你们吗?天上的你们在看着我对不对?真的,好想你们。我会好好的。”一颗署名“无名人”的“心”,稚嫩的笔迹和语句让许多人泪湿:“大哥哥大姐姐,天堂的路黑不黑,虽然你们在天堂,我们在人间,但我们心是相通的。”……

  轮椅上被救后首次相遇

  海洋的情绪一直很低落,直到他看到廖波。他惊喜交加地对高思发说:“那是我同学。”

  地震发生后,关于“夹缝男孩”廖波在“吊瓶兄弟”李阳的帮助下,坚持20小时后终获救的照片和故事广为流传。但很少有人知道,海洋当时与廖波挤在一起,从廖波身后的另一个缝隙才能看到他。廖波获救两个小时后,海洋也成功获救,他们被送往了不同的地方抢救。终,廖波的左腿截肢,而海洋双腿高位截肢。

  地震发生至今,海洋和廖波通过、常有联系,但他们都不知道,他们选在了同一天回到北川中学祭奠同学。不期而遇,他们有很多话想说。廖波告诉海洋,过几天他会到省医院住院治疗。这个消息,让两人非常兴奋,因为海洋也会很快回到省医院,继续做肌理训练,等待安装假肢。

  □揭秘

  “吊瓶兄弟”其实不止一个

  2008年5月13日上午9时许,早报摄影在北川中学废墟旁,拍到一张照片。照片上,“夹缝男孩”廖波仍在夹缝里,举着点滴瓶的人,却不是李阳。海洋看过那张照片后,我们才知道,“吊瓶兄弟”不止一个。

  海洋说,上广为流传的照片上的,“吊瓶兄弟”的确是李阳;而早报摄影拍到的“吊瓶兄弟”叫杨柳,他们都是同班同学。在5月13日廖波终于可以探出头去之后,首先为他举起吊瓶的同学,是杨柳,“后来,李阳来替换了他。”昨日多次与杨柳联系,但其直至晚上10点也未能接通。

  除了“吊瓶兄弟”,包括海洋在内的3位同学还在废墟下演绎了另一个感人的故事:用双手刨出瓦砾之下的同学母志袁。地震发生后,母志袁就埋在海洋身下的瓦砾堆中,海洋那时候下半身压在水泥板之下,很痛,但他努力转动自己的上半身,开始用双手刨去母志袁身上的石头、瓦砾……很快,埋在一起的高永明和廖波也开始努力,3人6手,慢慢将母志袁的上半身刨了出来。

现实
机床
民生历史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