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Email后创业公司Slack会改变人

2019-04-05 07:48:09 来源: 和平信息港

继 Email 后,创业公司 Slack 会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吗? Email 也许已过时,但被称为称为「电子邮件杀手」的 Slack 可以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吗?

埃里卡·贝克(Erica Baker)非常喜欢扑克牌游戏。在过去 10 年内,埃里卡一直就职于 Google 公司的加州总部,她有许多喜欢玩扑克牌的工程师同事。在入职很久后,埃里卡终究被约请参加由其他工程师同事组织的扑克晚会,但当她步入房间的时候,在坐的所有白人男同事都沉默了。「那种感觉实在是糟糕。」她说道,「我知道和那些跟自己相近的人一起相处会更加舒服,但和那些跟自己不一样的人相处也是一类非常重要的经历,这两种经历可以让我们对人性产生更深的理解。正是意识到了这点,我才决定了自己不应当继续在 Google 呆下去。」

上述事件发生于 2014 年 11 月末,而就在那个时候,埃里卡加入了一场名为「黑人也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的抗议活动,这场抗议活动的起源是一名黑人青少年被白人警官枪击的事件。埃里卡在自己的 Twitter 账号上发布了一张图片。看到这张图片后,Slack(一款新型办公沟通工具)的联合创始人斯特瓦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向埃里卡发送了一则消息:「注意安全。」

看到这则消息后,埃里卡说道:「我当时只是在想,天啊,这才是一家技术公司的 CEO 应当有的气魄!」随后在 2015 年 5 月,埃里卡离开了 Google,并以工程师的身份加入到了 Slack 当中。

一直以来,硅谷都流传着各式各样和科技公司的 CEO 相干的传闻。以拉里·佩奇(Larry Page)为首的 CEO 行列常常会在某个车库内展开自己的事业,他们普遍会从大学退学,而且还会在数年间从某位神童式的人物成长为一名无所不能的天才。但巴特菲尔德明显其实不属于这个梯队:他出生于加拿大一个快乐的公社,初被命名为达尔马·巴特菲尔德(Dharma Butterfield);在就读于剑桥大学期间,他选择了哲学专业;在屡次担负产品的设计和开发工作后,他在进行开发游戏时无意中得到开发图片分享站的想法,也就是后来的 Flickr。顺便1提,Slack 也是巴特菲尔德在进行游戏开发时无意中想到的。

近席卷而来的一股科技浪潮仿佛想要可以改变我们的沟通方式,许多科技公司希望为用户提供一种更加连贯、流畅、自然的沟通方式以取代存在束缚性且耗时的电子邮件,Slack 正是其中一员。目前 Slack 的平常用户人数已到达了 230 万,这批用户每月发送的信息数量高达 15 亿条。尽管这家公司成立至今只有 2 年的时间,Slack 的估值已高达 28 亿美元。如此庞大的估值让 Slack 一举成为历史上成长性的 B2B 企业。

免除一切繁文缛节次看到巴特菲尔德的时候,他疲惫地蜷缩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并斩钉截铁地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担负游戏的设计工作。加州的阳光照进了 Slack 宽阔、恬静的办公室,他们的办公桌上漂浮着造型奇怪的气球,上面画着各种各样的表情符号。

在巴特菲尔德眼中,商业体不应该将所有精力倾注到赚钱的项目上:「人们之所以会工作,其目标并不是在于赚钱。企业的盈利水平是检测企业健康状况的一项重要指标,它可以让我们了解到企业的运营状态,但赚钱绝非运营企业的终目标。从工作中,人们抱有各种各样的目的和身份,但大部分人并不会因此而感到开心。许多人认为公司未能有效地激起他们的天赋,因为相较于职业角色而言,他们要更加神机妙算,也更具创造力。交流中的繁文缛节会构成一种障碍,因此在绝大部分工作中,公司的雇员都未能展现出完全的自我。」

有人会将 Slack 称为「电子邮件杀手」,这或许是由于人们总在盼望电子邮件的终结早日来临。瑞迪卡迪公司(Radicati Group)的调查显示,在 2015 年全球有将近 26 亿人使用电子邮件服务,平均每位用户每天在工作中收发邮件的数量高达 122 封。尽管如此,电子邮件一直被视为是对生产力的极大消耗。Slack 表示,用户在使用了他们的工具后每天所接收的内部邮件数量出现了 48.6% 的降幅。

社会学家利亚·莱奇(Leah Reich)博士是 Slack 公司的用户研究员,她认为电子邮件代表的是老一代员工所使用的沟通方式,这种沟通方式已过时。「电子邮件具有层级分明、辨别明确的特点,因此在政治层面上电子邮件无疑是一款理想的工具。」莱奇说道。密件抄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你的上司有可能会以这类隐蔽的方式加入到邮件的通讯目录中。在发送邮件时,发送者可以选择邮件的接收人群,并依照自己的意愿将一部分人排除。

另外电子邮件还保存了许多书信时期的传统,在收到邮件后我们必须进行回复,并在开头附上正式的问候语。莱奇认为我们应当免去一切繁文缛节,并快速向对方呈现自己的想法:「使用电子邮件时,我们有几次获得深度合作及分享的体验?当创意、迭代和设计思惟堆叠在一起时,我们会有一种奇怪的体验,对许多人而言这类体验依然很新鲜。这是一种激进的合作关系,是一种不一样的工作及思维方式。」

莱奇在 1992 年开始使用上聊天工具,并在当时加入了几个位于东海岸的聊天室,当时所交换的主题是狂欢集会。她认为今天的劳工群体已包括了不少新生代人群,这个人群更适应于一种层级架构不明显的关系,他们也非常善于沟通。「和我们相比较,这个群体对电子邮件不太热中。」莱奇说道,「同时公司也意识到它们需要使用那些为员工所适应的沟通工具。」

以 Facebook Messenger、Google Chat 和 WhatsApp 为首的信息运用已改变了我们的沟通方式,其中仅 WhatsApp 的月度用户数量就高达 10 亿。皮尤公司(Pew)在 2014 年的研究显示,有 49% 的青少年将文本信息作为朋友之间沟通的方式,有 20% 则认为方式为社交媒体,而只有 13% 的青少年会选择作为主要沟通方式。在过去数年间,文本信息和上聊天等方式或许还仅仅是青少年的玩意,但随着这个人群逐年成长,为了吸引这批年轻的新力量为己所用,许多公司也在纷纭作出努力。Slack 希望可以改变人们在工作中的沟通方式,他们希望通过一种无处不在的非正式沟通方式将人们在社交媒体账户上所展示的个性化因素渗透到工作当中。

Slack 并不是典型的工作软件,除色调明亮、响应迅速等特点外,这款软件还塞满了各种各样的表情符号。在使用进程中,用户会接到加入某个「团队」的约请。在台式机或上安装了 Slack 的用户可以看到各个面向不同主题的频道,私人频道只有受邀的用户才可以看见,用户可以从中直接发送消息。还有一个担负公共空间角色的主渠道,不同的群体和项目会在这里实现分流。Slack 目前具有 356 名雇员,内部渠道有 1,064 个:在名为「快乐园」的创意频道中,员工会在上面分享可爱动物的照片;在名为「新神旧神」的渠道中,员工会交换和《权力的游戏》等电视节目有关的问题;而在「袜子」渠道中,员工则以交流和鞋子相干的问题为主。用户可以在上面分享文件和符号表情,更可以向 Slack 添加 280 种工具,包括校对、计划提醒、日历和 Skype 等等。用户乃至可以通过聊天信息召唤 Uber 专车。

深度用户纷纭对 Slack 的温情和幽默表示赞美,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主任安娜·皮卡德(Anna Pickard)。曾经在《卫报》(Guardian)担任的皮卡德决定应用自己的戏剧学专长(她是戏剧学硕士)去让事物发出应有的声音。不论是触及营销、广告还是错误信息等问题,Slack 都会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幽默感,而丝毫不带逢迎的意味。Slack 的幽默感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而不但仅是小范围的笑话,其中一则错误消息写道:「我们发现这个问题在你的阅读器重启以后就会消失,很抱歉,我们目前所能提供的解决方式只有这个。对此我们感到悔恨万分,乃至对自己也心生厌恶之意。」

打破由男性垄断的局面Slack 的受欢迎程度和人们的好奇心分不开。刚开始的时候,对科技感兴趣的群体开始使用这款产品,他们还说服了自己的上司,并通过付款升级的方式将产人们失败的两个主要的原因品推广到全部公司。这类由下至上的策略从理论上似乎满布风险,但终究的成效却远超所有人的期望。目前《华尔街》、三星、哈佛大学和 NASA 的喷气推动实验室都成为了这款产品的用户。

尽管 Slack 由 4 位白人男性共同创建,但这家公司的招聘模式和硅谷的传统模式却截然不同。在科技公司林立的硅谷,Slack 或许是多样性的公司之一。这家公司的管理风格常常会给人一种成熟的感觉,他们不会在位于旧金山的总部中放置乒乓球桌。正是其充满感的形象和体贴的企业文化吸引了像埃里卡·贝克这样的员工。

埃里卡非常热衷于推动组织多样化程度的提升,她甚至还要求 Slack 免除 10 年工作经验的录取规定,由于这个规定有可能会推延女性的申请时间。此外,埃里卡认为表情符号应当包括所有人种的肤色。埃里卡从事技术方面的工作已有 15 年之久,现在她在湾区的「Hack the Hood」项目中帮助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为进入科技行业作准备。埃里卡还在「黑人少女编程」(Black Girls Code)项目中担负导师的角色。

科技圈中有不少人知晓巴特菲尔德是一名魅力四射的 CEO,但我们很难想象,这么一位魅力型领导却经常遭到一组强悍娘子军的推动。在 Slack 中领导人文和政治工作的安妮·托思(Anne Toth)是全硅谷位受聘处理复杂的法务和政治工作的专职雇员,她于 1996 年受聘于雅虎公司,所处理的事项多与隐私事宜有关。托思在 2005 年认识了巴特菲尔德,当时雅虎公司对 Flickr 发起了收购。在谈到雅虎公司的企业文化时,巴特菲尔德表示自己后悔将 Flickr 出售给雅虎公司,他认为雅虎公司的高管在权利斗争中消耗得过于严重。在收购完成后,巴特菲尔德还一直负责 Flickr 的运营工作,直至 2008 年才离开公司。随后巴特菲尔德休息了 8 个月的时间,期间他将 LinkedIn 状态更新为「失业人员、深度户外爱好者」。许多就职于 Slack 的员工在过去都曾忍耐过不愉快或不诚恳的工作环道义路上泯炎凉境,但在这家公司,他们可以影响公司的成长方式:「我们希望将公司打造成一个可以让人们享受工作的环境,以证明打破固有模式并不会妨碍人们获得成功。」

在刚加入公司的时候,托思鼓励管理团队对公司的价值观进行计划。这听起来活像是老一套的洗脑方式,现在大概已没有人会接受这类催眠手段了,但 Slack 的员工却踏踏实实地对公司的价值观进行了计划。「在走进公司办公室的时候,如果你在墙上看到『卓着』和『诚信』等字样,你会认为这些标语缺少可信度。」托思说道,「我们并不希望公司的价值观会沦落成一种营销手段。」

处于扩大期的 Slack 正加紧人员的招募工作,他们需要对创始人所转达出来的个性及情感因素进行定义,并将其上升至公司的价值观层面。Slack 的几位创始人所传达的特质包括:工匠精神、殷勤、玩味主义、朝气蓬勃、团结和同理心等等。这些价值观可以为管理层的平常决策活动提供指点,例如在遇到程序毛病时需作为优先事项处理(工匠精神),和尽量保障员工可以按时下班(保持朝气蓬勃)。

托思表示,作为 Slack 的高级职员,她们希望能尽量消除无意识的偏见。「有人认为保持团队的多样性才是保障产品质量的关键,有人认为关注团队多样性的企业可以获得更佳的表现,还有人认为团队的多样性牵涉到社会的公正性,因此我们必须尽力保障团队的多样性。和引入另一位气质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相近的工程师相比,我们更愿意引入 4 位的黑人女性工程师,由于后者更能冲击人们对工程师的固有观念。」

的多样性报告显示,Slack 的员工有 43.1% 为女性,高级管理层中女性占比为 43%;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者占据员工总数的 13%,黑人工程师的占比则为 7.8%。但 Slack 的员工认为这样的结果其实不值得洋洋得意,由于这个结果尚不能作为现实世界的代表。但和 Google、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公司相比(这 3 家公司的黑人工程师占比仅为 1%),Slack 在多样化道路上所获得的成果已非常显著。

Slack 的规模还很小,其雇员人数尚不足 Google 的 1%。但由于 Slack 的管理层年龄相对较大,经验也较为丰富,他们会本能地对其实不见效地招聘流程发起挑战。梅尔奇·格雷斯(Merci Grace)是 Slack 的产品经理,她主要负责产品的增长事宜。在近的一次合作中,一名外部招聘人员向格雷斯询问应当从哪 3 所大学中开展招聘。「我需要向他解释我们的做法。他们所做的仅仅是依照呆板的条件挑选出符合要求的人选,但我们需要的是那些友善、可以秉持同理心工作,而且聪明的人。」作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之一,格雷斯本人具有一个艺术学位,她在毕业后创办了一家游戏公司。格雷斯表示自己曾饱受以男性为尊的企业文化的折磨:曾有一名人事部经理向她泄漏某个工作机会之所以没有给予一名女性,仅仅是因为这位人事部经理认为自己需要的是一头「领头狗」。和就职于 Slack 的许多员工一样(Slack 所招聘的员工大多为 30 多岁,他们很少会招募 20 来岁的员工),格雷斯也曾有过每天工作 18 小时的经历,当时她只能趴在办公桌上睡觉。所幸,终她成功脱离了这种工作节奏,但这类极端的工作模式依然存在。「坐在办公椅上的员工并不一定就是在工作。如果你的大脑在下午 6 点过后已停止了运作,那么你就应当回家。你在工作中能保持专注的时间是有限的。」

硅谷公司的招聘流程或多或少都会遭到重男轻女偏向的影响,但在 Slack 中其实不存在「摇滚明星」和「忍者」等角色。他们其实不接受这一套,也不会称呼对方为「伙计」,由于并不是每一名员工都是男性,他们会将对方称为「兄弟姐妹」。客户体验部主任阿里·瑞利(Ali Rayl)指出,公司奉行「努力工作,早日回家」的文化对女性雇员而言也有好处。「她们会更确信自己能够胜任这份工作,她们可以模仿创始人的工作方式而无惧遭到惩罚,还可以照顾自己的家庭。我们希望员工可以保障自己的生活,从 Facebook 跳槽过来的员工甚至会觉得办公室在下午 6 点后变得空空如也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

下一步是什么?在情绪高涨的硅谷投资者和的技术爱好者之间,Slack 成功掀起了一股热潮。有很多人认为 Slack 还是一家相对年轻的公司,所处的行业竞争也非常剧烈,因此 Slack 的进展不可能风平浪静。在谈论公司所面临的压力时,许多员工会秉承坦诚的态度。瑞利认为公司一直面临着某种低层次的恐惧,员工会畏惧自己的错误也许会弄砸某些项目。巴特菲尔德会向员工直言公司行将面临的严峻情势。Slack 或许会在 2016 年大放异彩,但它能将这类成功延续下去吗?

作家和企业家阿尼尔·达什(Anil Dash)在 Slack 成立的时候已开始关注这家公司。他认为 Slack 所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解决大公司的「平常功能紊乱」问题。达什曾通过 Slack 和 20 家不同的公司协同完成过量个项目。在他眼中,身陷危机的公司普遍喜欢使用私密的沟通方式,而不是公共沟通方式。科技除可以改进我们的沟通方式外,还可以反则放在心里映出我们在安全感缺失时的行动现状。员工的信心越充足,他们在参与公然讨论和合作时所收获的幸福感就会越高。

作家和企业家玛格丽特·赫弗南(Margaret Heffernan)对通过软件解决一些属于人性范畴的问题提出了质疑。「在我们的教育系统中,每一个人都是类似于独奏者的存在,每个人的成功都建立在另外一个人的失败之上。这些独奏者会创造出一种充满竞争和磨擦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自保往往比合作更加重要。」

想要成功,Slack 需要依赖面向美国公司的收费服务。硅谷对工作文化无疑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开放式办公室、站立办公、免费福利和整合式会议等浪潮的掀起者都是硅谷。但尽管如此,美国的公司真的有对社交技能进行升级的觉悟吗?这类过于激进的合作方式是不是言之过早?

在埃里卡·贝克眼中,Slack 的业务可谓正当其时。笔者曾向其询问到了 50 多岁的时候,她希望告知侄女的内容有哪些。「我会说你们的阿姨曾参与到一个改变了全部行业的团队当中,正是由于如此,你们无需再参加任何工作。」她带着女性特有的自信说道,「无妨直言,身处一家成长如此迅速的企业,我相信自己的期望极可能会成为现实。」

文章来源:theguardian,由 TECH2IPO / 创见 阮嘉俊 编译,首发于 TECH2IPO / 创见

肾炎的治疗方法
肾炎患者要多吃什么食物好
小便发黄怎么调理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