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2020-01-25 06:37:36 来源: 和平信息港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良夜伏案执笔,静听帘外疏雨倾城,不管宣华墨染,只为一字相思执念。桌旁灯火缱绻,火光上飘起缭缭古香,耳畔不知何时循环起了一首古风歌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听到此处,不知不觉间早已潸然泪下。于是,我再执笔,不为相思执念,只为写下她与他的故事。

那年长街春意正浓,策马同游烟雨如梦,她一袭白纱,轻颜淡妆,三千青丝如瀑布倾泻而下,蓦然娉婷,婀娜多姿。她是一个孤儿,那天,她上山采药,突然下起了暴雨,无奈只能檐下躲雨。恍惚之间,一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撑着纸伞向她走来。他身着白衣,一双深邃眼瞳,宛如华山夹着细雪的微风。他撑着纸伞拥她入怀,眼中的冰霜早已消融,眼神柔情万种,如脉脉春风。她一时心头悸动似他温柔剑锋,过处翩若惊鸿。就这样,他喜欢上了她,她也喜欢上了他。

她得知他是山上的道士,也刚好下山采药,他把纸伞赠予她,一个人回去了。还在茅屋门口目送他离去的她愣在原地。后来,她采药卖钱买了一盒桂花糕去山上和他道谢,他很开心的收下了。之后她便总去给他送东西,不论是自己做的还是买的,他也都会很开心的收下。每次他都送她下山,他们一起骑着马一起嬉戏。记得她送给他马具的时候他特别开心, 他伏在她耳边说会一直保护她,她羞涩的笑了,轻轻地点了点头。这天突然下起暴雨, 她住的茅屋已破烂不堪,于是她决定去山上当一个道姑,这样就能永远陪着他了。她带着他送给她的伞, 还有为数不多的家产上山去当了道姑, 但他好像不在。另一个道长再三问她是否确定好了要当道姑, 当了道姑后便要不问红尘世事, 她想着只要陪在他身边就好。于是就换了一身素装, 成了一名道姑。之后的日子每天都能与他遇见, 他还是原来的样子总是和她嬉闹。但她发现他老是下山,而且越来越频繁, 但每次回来都会给她带来胭脂红妆。这天夜晚, 他刚从山下回来, 敲开她的房门, 要送给她一个胭脂, 说这是款的, 女孩子用了后会特别漂亮, 她开心极了。对他说,这样好像不太好,总是送我东西,被其他人看见就不好了,他说只管收着就好了。他深深地望了她一眼,问道: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还没等她回答,他就转身离去了,她心里一阵悸动。就这样过了三年。这天他突然说要还俗, 因为他和山下一个卖胭脂的姑娘私定了终身,并且答应要娶她。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佳人在侧烛影摇红。灯火缱绻,映照一双如画颜容,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不久就传来他喜宴的消息, 她假装偶然赶上他们的喜宴。他看到她,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呆愣,很快又恢复了一脸冰霜。依附在他身旁的佳人有如花的颜容。女子问他她是谁,他说是以前在山上当道士的时候的一个道姑朋友, 身边佳人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此时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他们很是般配。望他白衣依旧,神色几分冰冻,谁知她心惶恐。也许我应该趁醉装疯,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再将旧事轻歌慢诵,任旁人惊动。她多想问问他,是不是她送的马具不够好看,是不是那天她送的桂花糕没有捂热。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不去看你熟悉脸孔,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山门外,雪拂过白衣,又在指尖消融,她孤身打马南屏旧桥边过,恰逢山雨来时雾蒙蒙,想起那年伞下轻拥。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她笑了,笑的凄凉。不如将往事埋在风中,以长剑为碑以霜雪为冢,后来她一个人去了很多地方, 从春天一直走到冬天, 那个时候的那件事和事里的那个人, 就好像她做的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可是,他真的如此薄情吗?

洞房之夜,在满布红烛的房间里,佳人一人独坐红榻。他抚摸着她送给他的那具马鞍, 从袖中拿出那温热的桂花糕送入嘴中,眼中湿润已久,心里想的却不是眼前人。

原来啊,他一直深爱着她。只因身不由己。那天他在山下胭脂摊挑选胭脂, 卖胭脂的 是一位姑娘, 身着艳丽, 却也没过多注意。不料下起暴雨, 傍无伞具。姑娘见状便留他小坐, 略饮薄茶,等雨后天晴再走不迟。半饮过后,头感昏沉,心中情起。翌日早上,姑娘给他看榻上落红,并要他负责,虽尽是愧疚与悲戚,但也不能推辞,免姑娘日后难见他人,那天晚上他一人楼中独饮, 心中她的身影若影若现, 不敢再去与她相见。后来他还俗与姑娘大喜当天,她一身红衣红唇,美得凄凉。他却不敢正眼看她,身旁佳人问到她是谁,他只轻声回她一句, 那是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不知不觉间,已是深夜,身旁油灯的灯芯也已燃尽,我起身临窗静静地遥望着星空,不知何时,雨也停了。我啊,只是一个说客,婵媛于这首歌一句又一句触动心灵的歌词,从而提笔写下这段故事。现在,歌声也停了,我把故事就讲到这吧。

南京市江宁医院
上海市中医医院石门路门诊部
癫痫治疗方法
山西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南通治疗阳痿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