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德之剑 第八十九章 真正的传承

2019-10-12 23:14:03 来源: 和平信息港

阿拉德之剑 第八十九章 真正的传承

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暗精灵来说,时间永远是充裕的。

然而此刻,梅森的心中却头一次产生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急躁与焦虑的感觉。

“东西在什么地方,立刻说出来,我会让你们死得痛快一点。”梅森沉声道。

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力度,他抬起手随意开出一枪。伴随着低沉鸣响的枪声,一名身穿长袍的精灵的脑袋立刻如同一只被铁棍击中的西瓜一般爆炸了开来,血肉与大脑的碎屑混合在一起,红白相间,四下飞溅。

周围,一群级别在20级左右的精灵们看着身边的这位同胞倒下,眼中充满愤怒,然而却不敢有所动作。

“我们是黎明之园的园丁

,生命之树的仆从!暗之子,你以为我们会在这种血腥暴力面前屈服么?”一名须发皆白的精灵长老以沉痛的目光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死者,以决不妥协的口吻痛斥道。

梅森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动了动手指。

他很想直接一枪击穿这名长老的眉心,然而,考虑到所有“园丁”中,就数此人地位,万一知道那东西位置的只有这名长老,他一枪下去,之前的心血便全部都白费了。不仅如此,自己所肩负的使命,更将会成为泡影。

换做以往,他有成百上千中办法可以从这些顽固的“园丁”嘴里撬出想要的情报,可是现在,血刃盗贼团那群人不在身边,自己只有一个人,还得盯着所有的俘虏。

而更令梅森感到不安的,自然是那个其貌不扬的少年。

正如同米狄毫不犹豫地断定暗精灵不会摔死在深渊里一样,梅森也同样确定,米狄一定能够从那片漆黑不见五指的魔脉中逃出一片生天。而一旦进入王庭内部,暗精灵相信,米狄一定会直奔星穹殿而来。

那个层次的人,也只可能看得上王庭传承这一级别的宝藏了。

只是,他不知道,米狄是否会发现,隐藏在星穹殿中的秘密,进而找到这里。

若是找到了这里,他没有把握,能够战胜那个刺出如此可怕一剑的敌人。

所以,必须速战速决,赶快拿到东西后离开。

失去耐心的暗精灵以冰冷的视线来回巡梭,如同一只随时准备冲进鸡笼大肆屠杀一番的凶狼,突然之间,他的眼光一亮。

在人群之中,他看到了一名女性幼年精灵,顶多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是真正的幼小。而这名精灵女童的容貌,和精灵长老那一家人之间,十分相似。巧妙的是,这名女童却藏在边缘,和长老距离很远。

这帮狡猾的精灵!

梅森在心中暗暗感慨着,手中的武器喷出一道道火舌,瞬间就将有意遮挡女童的那两个成年人打成了筛子。

接着,他一把蛮横地拎起了浑身被鲜血沾满,已经吓得半傻的精灵女童。

“现在,你该告诉我,东西究竟在哪里了吧?”梅森的嘴角弯起一个冰冷残酷的笑容,他细长的手指在女童娇嫩的小脸上划过,仿佛一柄剔骨的尖刀。

“你这混蛋!”精灵长老气得浑身发抖,他双手攥着拳头,却始终无法往前踏出一步。

“放心,我不会杀了这孩子,但是,我会一点点地把她肢解,先是手指,然后是脚趾,接着是四肢,然后是五官,再然后,我会把她的心肝一点点挖出来。”梅森冷笑道,“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告诉我,生命之树的种子在哪里!”

生命之树的种子,尤克特拉希尔之种。

这家伙,果然是冲着那东西来的么!

隐藏在暗处的米狄,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呼吸还是忍不住微微一窒。

毁灭,便是新生,这是黎明之的园丁们时常说的一句谚语。据说,这是指每一棵生命之树在死亡的时候,都会留下一颗自己的种子,以待未来沧海桑田之后,重新从大地上生长起来。

只不过,生命之树的寿命太过漫长,而且基本都是位于各大王国、势力的核心保护之下,很少有人能够看到它们毁灭的那一刻,所以,也几乎不会有人去考虑生命树之种这样的东西。

但毫无疑问,此刻,当天火降临,精灵王国的这棵生命树奄奄一息时,它所留下的种子,必然是这个王国之中,有价值的遗产。

曾经见识过无数各类宝物的米狄,对此再清楚不过了。

这已经不是“价值连城”四个字可以去形容的了,甚至连“无价之宝”这样的赞美,都配不上它。

因为这并不是“宝物”,而是足以用来建立一个国家的社稷神器。

无论是在地表,在天空浮岛,抑或是在地下世界,只要是有魔脉的区域,将生命之树的种子种下去后,顶多三年时间,它便会自动成长,并且同时将周围方圆数百公里内的魔脉无论大小全部都整合在一起。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新生的魔脉,将在生命之树的影响下,逐渐扩大影响力,直至终成为一条能够影响方圆数万公里的“龙脉”。

而这条龙脉的拥有者,自然便会成为这片庞大国土的主人。

就像“森林的主人”雾之魔女那样。

不仅如此,相比起利用导流法阵建立起来的掌控方式,龙脉还要更加得多。

毕竟,导流法阵是可以破坏的,如果从外围一点点零敲碎打的话,终有一天,可以粉碎掉雾之魔女的掌控。然而,龙脉不同,它并不是“导流”,而是“吸引”,当龙脉形成后,周围的魔脉都会自动涌向中心,根本不需要任何法阵,自然也无法破坏。

的办法,只有破坏龙脉本身。然而如此一来,入侵者便等于要面对龙脉中的全部魔力形成的防御。

这无疑是一个死循环。

也因此,即使是再强大的强者,仅仅凭借自己一人也无法突破龙脉的封锁。

就像前一世那样,哪怕是德洛斯帝国这样的庞然大物,甚至也要借助内应和叛徒的帮助,才愿意去面对贝尔玛顿公国的那座尼伯龙根封龙大阵

拥有龙脉,才能称之为“国”,这是阿拉德大陆不成文的一条定论。

而现在,能够用来立国的那样东西,就在这里,就在米狄触手可及的地方。

德洛斯帝国蠢蠢欲动,大战将至,就算是身为重生者的米狄,也并没有在战争中全身而退的把握。因此,他早就有了想法,要建立起一条退路,让自己和菲娜、艾丽斯,以及新生的隼之团,在糟的情况下依然能存活下来。

而现在,若是有了生命之树的种子,那便不是一条退路,而是一片新天地了。

前一世,米狄曾经在阿拉德大陆几乎每一个角落进行过冒险,不仅对天空之城、天帷巨兽等位于天空中的秘境了如指掌,甚至深入过魔界。地点的选择,对于米狄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现在要做的,便是将生命之树的种子拿到手!

但,尽管心潮澎湃,米狄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半点变化,依然保持着往常那种淡漠与冷静。他隐藏在暗处,浑身上下的气息极度收敛,仿佛已经与藏身的影子合为了一体。

就像一只正准备捕食的猎豹,沉静而冷酷,不为任何虚幻的诱惑所动,眼中只有猎物本身。

当然,一名鬼剑士的潜行技巧,还远远说不上完美。

若是放在平时,等级高达45级的梅森,依然有发现米狄的机会。

但此刻,梅森的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眼前这群顽固不化的精灵身上,剩余的则用于警戒,自然根本没空分心去感知周围的气息流动与变化。

他玩弄着精巧的手枪,时不时晃动一下被当做人质的精灵女童,以冰冷的眼神看着那名精灵长老,心中在进行倒计时。

“时间到了,你考虑好了么?”一分钟转瞬即逝,但既然已经等了一分钟,此刻梅森的声音反而显得慢条斯理了起来。

冲动与热血毕竟只是一瞬间,只要冷静下来,谁都是怕死的,哪怕是自认为肩负着崇高使命的“园丁”也不例外。梅森很清楚,如何玩弄人心,让他们感到恐惧。

那名精灵长老蠕动着嘴唇,却沉默不语。

然而,精灵女童在这一刻,却终于不顾一切地大哭了起来,那凄惨而充满恐惧感的断断续续的哭声,充斥在这寂静的空间之中,击打在每一名精灵的心头,令他们的斗志被不算消磨、腐蚀,直至崩溃。

精灵长老长长地叹了口气,终于点了点头:“请放下那个孩子,生命之树的种子,是你的了。”

“带路。”梅森放下了女童,冷声说道。

这里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他根本不在乎对方玩什么花样,抓个人质过来,只不过是为了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破去心防罢了。

他要的是速度,要抢在米狄到来之前,拿到生命之树的种子。

现在那些顽固的园丁终于松口了,梅森自然也不介意给他们一点安抚,反正,迟早是要杀光灭口的。

但梅森并不知道,此刻,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的米狄也松了口气。

毕竟,他无法坐视一名幼童死在自己面前,如果梅森真的大开杀戒,米狄的选择就是冲出去直接大打出手。

这与利益无关,而是米狄的原则,如果连原则都无法坚持,又如何获得胜利?

但现在,他可以感觉得出来,那名强大的暗精灵打算等到一切结束后再动手。这么一来,至少,身为潜伏者的米狄可以随意选择出手的机会。

而对方心神松懈的一刹那,无疑将会是的机会。

铜川治疗睾丸炎医院
本溪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济源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铜川治疗龟头炎方法
本溪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