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时代第五百零一章典主在西

2020-01-25 05:38:10 来源: 和平信息港

黑暗血时代 第五百零一章 典主在西

楚云升没有想和他拼命,甚至第七钉都没有暴露出体外,之是稍稍将它蓄势待发而已。

往往越是实力深厚的人,越是容易准确地察觉到危险的气息,相反,如果换做其他普通的觉醒者,根本觉察不到此刻危险程度有多么的严重,反而会毫不知情地立即发起进攻。

那男人显然是高手一列,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楚云升只是稍稍准备发动第七钉,他便能觉察到其中所蕴含的强大毁灭力量,从而急速避退。

能够临阵对敌,洞察先机,这是高手们的优势,但同时也是他们的弱点!

楚云升不需要太多的智慧就能明白这个道理,因为他至少是个善于总结的人,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在他自己身上,多年的逃亡生涯中,一旦周围出现危险的气息,总会因为自己特有的器官敏锐而远远避开,虽然稳妥地保住了性命,但也曾错过了一些绝好的机会。

因此,见“吓”住火族男人,他便立即压回了第七钉,七钉是他的绝密手段,不到一刻,是不会轻易显露于人前的。

“别把我逼急了!”接着,楚云升开口道,他的声音不高,但很清晰很低沉,足够那火族男人听得清楚:“把我逼急了,超越我的底线,我索性就答应了那皇北楼又如何!?不是只有你才会无所顾忌!惹我过了底线,我也就什么都不顾了,和它们并力一起杀光你们!”

这番话掷地有声,意思却否清楚不过了:他不是毫无选择的可能,远的不说,只要他肯,主动加入神人一方不是什么难事!但他这么直白的说出这番话,同时也透露出另外一层含义:至少到目前为止,他仍没有承认自己属于“神人”一族的意思!

这是一种态度也是一种底线盛胁,不管对哪一方,以他目前的身份,都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一旦宣布出去,必将引起各方扰扰震动。

那火族男人也非泛泛之辈,岂能听不出这里面的意思?但他似乎对楚云升刚刚展现出的力量更为震惊,因而此刻,一直都没有说话,悬在远处一脸惊讶地打量着楚云升浑身上下,心中却是另外一翻巨浪诣天的景蕤“都是一群没用的东西!情报完全失误!这岂符文科技能够达到的力量层次!”他心中暗自怒骂,却也知道这也怪不得他们,没有触及到道枢机源门的族人,根本无法感受到这股力量的意味着什么!

即便以他的桀骜不驯,对这股力量的本质亦是觉得头皮发麻的,这不是简单的能量上的控制与释放规则而是对空间维度上的操纵,哪怕只是一点点,都能令人不寒而栗!

当年,五族激战血飞大地,应是类似同样性质的那种力量,只用了一拳!从天而降!大地纷裂,山河倒转!也仅仅是这一拳,瞬间荡平了世间所有的纷乱!

随之,诸族族人能量耗散,魂肉分离几乎无法抵挡,一步步陷入深渊,分崩离析,从此拉开凄凉的没落序幕。

如果说这些还只是他近才得知的信息,因为诸族混战的时候他已经被囚禁于监逆体,并不能亲眼所历、所见,仅是从那些保存悠久的记录画面上做出的一番推测的话,那么,真正让他心生不安的,却是如今复苏的族人已不知道的一段上古往事!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一日哪怕是再被皇北樱囚禁万万年,也无法忘记!

那是“大胜”只在眼前的那一天,十三位肥语合力而展开了“神盛”的那一天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由四面八方无孔不出的澎湃宣泄而来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避,也没有任何办法可抵御,他亲眼所见,当场无数的诸族高手被打得神形俱灭!

就连当年那位连骄傲如他也由衷钦佩,十三位肥语亦不敢小觑的传奇人物,冰族永恒的骄傲,传说得到了深空中漂浮而来的一具天外之人的尸体而得到传投的“懈”,在那一战中,生死不知,从此消失无影!

也只此一击,十三肥语合力的一式绝杀攻击,本已经近在眼前、无数族人渴望了无数年的“大胜”,顷刻间化为虚无,煌时代诞生的雄才天才们,纷纷阵亡,无数登峰造极的高手,尸横遍野,死状惨不忍睹,偶后便是昼日不停的大雨,无日无夜“……

那一战式之后,十三肥语同样自伤惨重,阵毙的阵毙,消失的消失,只存活了皇北樱一个,还是个残躯,而他自己若不是当时刚好刚被皇北缨亲手俘虏于她的立方体中,只怕也早已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不可能的!”想到这里,火族男人一个激灵,猛地瞪圆了眼睛,道:“如今,怎么还会出现如此层次的力量!但,“……,我不可能看错的,哪怕刚刚只是一丝丝弱小的泄露,但肯定是它!!!”

“楚云升,你到底是什么人!”火族男人脱口而出,眼中闪过一抹无限的杀机,但只是一闪而逝,再追便毫无影踪。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想知道,连我自己都想!如果那天你知道了,记得也告诉我一声。”楚云升带着嘲讽的口吻,看了他一眼,边退边说道。

火族男人闻言,反而飞快地冷静了下来,旋即笑了笑,恢复了他一贯的神情,道:“楚,我的名字叫焕,你是什么人都不要紧,只要你不是皇北樱的人,我们就可以是朋友!”

他刚刚还在称呼楚云升为“小子”,现在已晋级为“楚”,甚至更进一步,不仅次说出了自己名字,还使用出“朋友”一词,可见他对七钉力量的忌惮之深,同时也说明了楚云升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开始急升。

如果说之前在他眼里,楚云升还是一个身怀利器“等次低微的生物”,而现在,已具有知道他名字的资格!

“是吗?”楚云升却并没有因为火族男人语言与思想发生的转变而领情,仍旧冷冷地说道:“你们手上沾着我亲人的血,你觉得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吗?”

火族男人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道:“不错,有些事情他们没有做好,但我相信是可以解释的,而且你的身体中含有皇北樱的死序,她是不会放过你的,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

楚云升哈哈大笑,几乎要笑出眼泪来,大声道:“敌人?你大概还没有搞清楚,我的敌人怎么会是皇北楼?我的敌人只有你们!你知道什么朋友吗?不是对付共同的敌人的人叫朋友那叫利用!朋友是在你落难,甚至是在你死后,都不会背弃感情的人!那才是朋友!你们又有什么资格来和我说”朋友?”

火族男人皱了一下眉头,沉默了片刻,语气缓和道:“楚,我知道你想报仇,我也理解你心中的痛苦与愤怒,如果换做我,也会和你一样。但你要明白,你报不了这个仇,如果你非要把我们作为敌人,那么这个敌人就太多太多了,就算一个接着一个的让你杀,你这一辈子也杀不完!更何况,虽然我不知道你如何能够动用那股力量,但它还很弱小,连我都打不过,你如何报仇?”

楚云升冷笑一声”面色平静地摇了摇头,沉声道:“是的,我打不过你,但你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曾经对自己说过,凡是仇,报得了就报,报不了就不报,但绝不可能媾和;可是,我也对自己说过,此生此世,会杀绝你们;人生本就矛盾,两者不可兼得的时候,我宁愿选择能厮杀直至死亡,你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火族男人听完后”叹息一声道:“你这又是何必,世间的事情真相往往并非你想象的样子”也罢,你的性格酷似我当年,凡事非得自己撞的头破血流,否则不知回头!再劝你也无用,如果你想通了,就来天空之城找我,至于你的仇恨,我可以尽努力帮你做到一些,给你一个交代,但你记住,不论是我族,还是其他诸族,都不会为了你而牺牲太多的自己族人,你有血性,我们也有!”

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悔恨,仰望黑暗的天空,道:“不要学我,等到了一无所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总是在失去,却从来没想过其实还可以停下来,珍惜自己还能拥有的……”

说完,火族男人升向飞行器,缓缓离开,虫背上的楚云升轻轻一颤,一根心弦被触动了一下,当即追了上去大声问道:“冥,就是他们所说的那个虫尊,你知道它还活着吗?”

火族男人犹豫了一下,道:“它已经回到了它们原来的地方,空间通道也消失近十年,以后也不可能会再次打开,即便打开,也不是原来的地方,茫茫的宇宙之中,随便两颗相互近的星体间的距离,就能消耗掉你一辈子的岁月…,“你不可能再找到它了,忘了它吧!”

“这么说,它还没死?”楚云升笑了起来,他一直以为冥八成已经死了,却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对于冥,楚云升其实一直都没有弄清楚它是怎么回事,即便是困在零维空间的那段岁月,也无法想明白。

它的自我意识诞生的很奇怪,不仅涉及到封印符、因求速成而大量使用催生黏液、命源流转、零维空间…“等等,甚至还涉及到他身上堪比古书还有神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物的黑雾!

掺杂了如此之多的因素,以他今时今日的见识,心中雪亮明白,其原因远非他当初想的那样简单。

如果要写成一串串与生命有关的公式,其数量与繁琐长度,以他工程师的出身,都会觉得犹如天书,密密麻麻。

而为关键的地方,并非是曾被自己在海上孤岛诀别时所点破的冥早就具备了不受封印令控制的能力,但它从来都竭力的维系这种关系,而是,从零维空间中出来后,一直到现在,楚云升都有个很诡异的念头,而且越发的清晰,那便是似乎、仿佛冥并不在他所感触到的那各浩瀚无垠的“生命食物链”上!

因为“一无所知”,所以这件事本身对他的直观影响并不大,甚至连冲击都谈不到,还不如水晶衣人给他造成的压力大,但每到静谧的夜间,尤其是他独自一人的时候,总觉得有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惊悸与跳动,莫名的清晰,犹如打了一个奇怪的寒颤。

而每一次,他都会无意识地在脑海中冒出冥的样子……

太平洋。

一支拥有三艘飞行器组成的飞行编队,闪烁着流溢的光芒,在天空中,高速飞行。

“队长!前方出现干扰信号!”中间一艘飞行器上的操纵师,惊讶地盯着面前全息显示图上一个接着一个冒出的红点。

“分析信号源,确定身份!等等,全队立即拉升!立即拉升!”侧位的一架飞行器上的指挥官,在平稳地说出了一句规范指挥语后,立即大声呐喊起来。

此刻,他的舰屏上已经是密密麻麻的红色雾点,数量之多,范围之广,令他瞠目结舌!

飞行器上各种警告音疯狂鸣作,尤其是能量对等检测仪,更是将警报的等级提升到。

“……,身份分析得出、得出,“…,我的天啊,是,是……是虫子!是眠体!它们回来了!它们回来了!”中间一艘的飞行器上传来惊恐到令人窒息的大喊。

侧位飞行器上指挥官张了张嘴,不敢置信地望着用肉眼已经能够看得见的一只只掠空飞行的眠体呼啸而至,终于反应过来,疯狂地大吼:“快!发信号回总部!它们又回来了!虫子又回来了!快”

“来不及了,远距信号被屏蔽!它们上来了,开火……啊!!!”中间的飞行器只留下一声惊叫,整艘飞行器便淹没在一只只呼啸而过的氓体大军中,不知死活。

侧位飞行器上的指挥官,此刻已经顾不上他的同伴了,从发现异状,到遭到屏蔽,再到袭击,几乎只在几个呼吸间完成,根本不给他任何做出应对的时间!

当然此刻,就算想有所反应也反应不了了,他已完全被数量如此庞大的氓体大军震撼到不能说话了,他这辈子加起来所见到过的眠,也不足这里的一个零头!

一种窒息的感觉涌向这位指挥官的脑袋,思维几乎停顿,他连反抗都放弃了,在如此大规模的氓体大军中,三艘飞行器的攻击效果等于零,连给人家塞牙缝的都不够!

这时,奇怪的是,这些氓们并没责像对待另外两架飞行器一样,直接淹没他,进而粉碎直接,而是十分小心地切开他头顶上的防护罩,将他俘虏了?

但这位指挥官并没有能够庆幸太久,在他被控制后不到一会,密密麻麻的氓体中,分开一道空中走廊,一只肥胖蠖动着恶心的肉球,漂浮到他的跟前,在他惊恐万分的大喊声中,肉球伸出无数的柔软的管道,捆着拼命挣扎的指挥官褰入肉球的“巨嘴”中……,…

片刻后,一波波萧杀的音波四散开来:“典主在西!”

一只只身形凌厉的眠,仰望西方,拖曳着火焰,飞掠长空!

唐山协和医院
洋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能治妇科的医院
玉林有妇科医院吗
台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