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雨老角随笔图文原创

2020-01-25 06:30:41 来源: 和平信息港

《初夏的雨》 老角随笔.图文原创

位我上者,霏霏天空;风吹草动,在我心中。

六月六日,北京迎来了初夏的场大雨。

早晨出门,天空灰蒙蒙,雨丝断断续续的飘飞着。是那种漫不经心的细雨,很懒散地时有时无,让人觉得带雨伞似乎有些多余。站在门外,风很凉,感觉天空把脸掩在了云层后面。这种引而不发的气象,动静有些把握不定。还是带把雨伞稳妥,毕竟自己这把年纪,经不住风雨偷袭。

刚走进森林公园,一场初夏的雨,便不急不躁地从我身后包抄过来。这阵势虽没有仲夏的雷鸣电闪,却有种疏而不漏的严密与淋漓。片刻间,公园几个没带伞的游客,落汤鸡一般无影无踪。两个打伞的情侣,也都匆匆消失在雨雾中。

一阵风雨吹扫,零星游客便四散而尽。突然间感觉诺大一个森林公园,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顶着伞在游走。四周一片雨声淅沥,天空灰得很含蓄,随风而舞的雨帘更是情深意长。于是仗着一把大伞,带着一股兴奋爬上仰山。

仰山是森林公园的核心亦是京城点。平时站在山顶,可将南边的鸟巢广场与故宫中轴线尽收眼底。而此时俯瞰四周则是一片朦胧迷离,有如江南水墨画,云山雾罩。山林中却是生机盎然,花草树木喜上枝头。两颗微露红晕的海棠,少女般羞涩腼婰,娇嫩欲滴。落在枝叶上的雨声,窸窸窣窣美妙至极。

我打小就喜欢雨,尤其是初夏的雨,不仅凉爽,还有种迷情。小时候遇上这种雨,总喜欢站在屋檐下望着天空发呆,心中有股说不出的快意。长大了便感觉这初夏的雨,不仅有着春天的柔情,亦有夏日的率性。一阵淋漓过后,万物滋润,气象一新。走在森林公园弯弯曲曲的山道上,无论粉红淡彩、绿草黄花,树干湿漉漉的奇妙纹理或那挂在枝头的涩果…无不滋润有加,精神焕发,一派生命的绮丽!

下山途中,意外遇见一园林护工,忍不住请他帮自己留个影…世界很奇妙,各种生命相辅相成,谓之生态平衡。护工有长,我有所短;张肥李廋,孰得孰失,老天一手掂着呢。正是:富贵多骄奢,贫穷长志气;善良得平安,暴虐遭横死;算计寝难安…这是人类社会的生态平衡,犯不着谁怨谁。众多人生秘笈”不过是画蛇添足而已,拿准自己的八字”才是人生真谛。回头望:人生路上多曲折,春夏秋冬有阴晴;满山翠绿花枝俏,霏霏细雨总有情。

下山来到一片熟悉的湖水草地,雨水的滋润使湖边的芦苇青草显得格外诱人,单纯的绿色令人感动。浮萍水面,映照天空;宁静致远,心无旁骛。突然想到电视中的心灵于丹,伶牙俐齿口若悬河。常以文化按摩大众心理,其讲座被民戏称为心灵鸡汤此时此刻,灵魂化雨,人造鸡汤就显得很酸。

思绪之余,将七彩雨伞扔于草地,感觉呼啦一下精神振奋。单纯与热烈相拥,激情与羞涩合一,初恋的美妙不过如此吧?

流连忘返之间,湖边的苇叶开始变得躁动不安,左右摇晃。受风儿蛊惑,动静愈来愈大。似乎在向我传递什么信息?霏霏细雨也变得急不可耐,忽东忽西飘忽不定。天空骤然暗下来,落在身上的雨点逐渐密集…这是自然界的生命在向我昭示:大雨要来了!

雨点很快变得大而急,风在你追我赶。岸边的芦苇被吹弯了腰,大个子几乎被挤倒在地。带水的叶片刷在了我的脸上,凉飕飕的。感觉它们是在催促我:快点离开,大雨来了!又仿佛是在挽留我:老伙计,别走,再陪陪我们吧!也许这两种感觉都有,是我自己不愿离开。望着成片的芦苇在风声中扑前倒后,感觉它们似在与故友道别,心中生出一份感动。

果然,大雨降临,四周突然变得热闹起来。风声雨声、树叶哗哗声,噼噼啪啪响成一片。这声音与节奏,不仅带着自然的魅力,甚至就是生命的狂欢!挤在一堆的叶片立刻水珠滚动,满脸欢愉之情;湖面涟漪伴着风雨节奏,跳起了欢快的集体交谊舞;大风更是得意忘形,阵阵喧哗于耳…世界就是这样率性,说癫就癫,说来就来,没有任何虚套与伪装。

风越来越大,雨越来越急。水面激起一片奇妙的响声,这响声密密匝匝轻快悦耳。雨中有梦,梦中有雨。我突然朝着湖面大喊一声:有人吗?…来人呀”没人回应。风继续舞,雨继续下;天地两茫茫,风雨竟轻狂。顷刻间感觉自己成了天王老子地王爷,独尊独享这一片好景色!忍不住仰面大喊:就老子一个人呐…”喊声中带着一股豪气与激情,瞬间拥有,纵横无人!

一阵快意过后,风雨渐小。借此机会跑到几棵杏树下面,用伞把勾摘枝叶间的青杏。这些杏果,一是高,二是青涩,无人理睬。而我要的就是这青果。去年用它做了点果酱,其酸味妙不可言,将山西老醋盖死!今年初夏,蓄心捞一把。但因枝叶雨水涟涟,虽有伞把作钩,每摘一颗,积水便倾泻如同淋浴。片刻间老角已是浑身湿漉漉。冷风一吹,瑟瑟发抖。

有专家论证:人在兴奋愉悦之时,免疫力大为提高,甚至可以杀死癌细胞。老角对此深信不疑。当自己顶风冒雨提着满满一兜青果,湿漉漉地一路瑟瑟跑回家,竟没有丝毫风寒不适!完全是因为这场雨激发的兴奋之情所致…专家有时说的还是人话,但感悟却在自身。

打小我就喜欢雨,尤其是初夏的雨,不仅有着春天的柔情,更有夏日的率性。一阵淋漓过后,万物滋润,气象一新。所以,我的梦中常有初夏的雨在流连。

洪洞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利川民族中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市专科牛皮癣医院
泉州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济南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本文标签: